【藏史藏】听说藏镜人不吃辣

重度ooc预警。

藏史/史藏无差

一个小脑洞的衍伸。


谁能想到,威名远扬、气势盖天的藏镜人其实是个怕辣怕到只是沾到一口就眼圈泛红但愣是要死撑的人呢?

而我们饱读诗书、温文尔雅的史君子是那种即使尝到变态辣也面不改色的人呢?


而有一天,认为史艳文也和自己一样怕辣到极点的藏镜人毅然决然地点了一份中辣(藏镜人:废话要是变态辣我藏镜人不就暴露了吗)的水煮牛肉,就这么去了史艳文所在的警局。


来自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温某(愉悦.jpg):这真是个冲动的决定呢。


——其实就是你出的主意吧!


结果显然而然。在藏镜人看着史艳文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依旧保持优雅姿势往嘴里塞一片水煮牛肉并眼神柔和地问他...

今日份的手写√。

日常练字。

有些自称霹雳布袋戏和md双粉的人
md被骂的时候,他们(语气极其无奈):别这样两个我都很喜欢
然后霹雳被骂的时候,他们(冷漠. jpg):霹雳布袋戏官方都不管这些都没有发表什么声明我们粉丝在这儿急也没用

??这大型双标现场??光毛是什么品种的傻逼玩意儿??我们霹雳不稀罕你们这样的粉谢谢,我大霹雳你们高攀不起谢谢。

真是,前几天看到一个假装是双粉的人说自己把霹雳布袋戏从小看到大,说什么霹雳是黄梅戏,闽南语说成粤语?真的是把我的头都笑掉了?一点常识都没有好意思假装我们霹雳粉?要假装至少百度一下再来好吧?这样很丢人好吗?哦也是光毛都被称作最丢人粉丝团了我还能指望什么呢?

现在的毛都这么优秀吗?

无题。有感而发的文字。

前几天上课,我的语文老师在讲关于老舍先生于《我的母亲》一文中“我之所以成为一个不那么坏的人,这都有赖于我的母亲”一句做出了点评——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与坏。也并没有一条道德的直线将其完全地分离以至于达到泾渭分明的地步。也许一个看起来十恶不赦的人,他也有想要守护并且在乎的人事物。”
“一名如此有名的作者能说自己是一个‘不那么坏的人’,这是谦虚,也是自觉。”
而以下是我经由我老师的话引发的个人看法。
“我个人认为写作就和人一样,也许并不能通过一部看起来优秀的作品便判定其作者便是一个品德高尚意志坚定的人。”
“莫言先生曾在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是的,每位...

最喜欢的是无情!看到开头和侯爷他们俩互动的时候吃一口方无!
惜朝你真的很好!我会粉你一辈子!
师兄对不起!我很喜欢你!等我开小号!!
侯爷我支持你追无情的!!

俏砚车

之前的链接被挂了,重发一次。

小破车了解一下。

https://m.weibo.cn/status/4283553858435980?sourceType=qq&from=1089195010&wm=9847_0002&featurecode=newtitle

前文请点这儿:
http://zheieryizhiwenweneryadejieyue.lofter.com/post/1eec7b98_ef1905f1

一个置顶

本人沈珩/解月。可以叫我月月或珩珩什么都行。

是一个混圈杂食者。霹雳/金光/刀剑乱舞/楚留香/基三/漫威等。

话废加懒癌晚期。是个学生,不善言辞但以“诚”字待人。温皇的以诚待人(bu)
喷mxtc的坚定不移的纯黑。没有粉字。请看到我文章的mxtc粉出门左拐谢谢。以及我资料里的喜欢有以前我还是mxtc粉的时候点的薛晓或者关于mdzs的文章或图片,在这里我可以解释的是:我只是懒得删而已。
别给我扯什么“你不是黑吗怎么还喜欢关于mdzs的同人文”,我不过是不愿意动手再点开我曾经制杖般按的小红心外加懒得删而已。

吃的cp很多很杂。大部分都是可逆不可拆。
霹雳的有鷇梦/南北双秀/冥迹/奉天逍遥/风...

文字被屏蔽我只能图片了。

【俏砚】无题


一如既往的短篇。
美好归他们,ooc归我。

温暖的秋日清晨,缕缕斜阳透过窗洋洋洒洒地照进屋内,稀碎的光斑点点印在被单上,为一片纯白添上点点属于阳光独有的橙黄。

俏如来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将乱糟糟的被单收拾回原来的整洁。完事儿后心情颇好地走出房间,从背后环住了正煎着蛋的砚寒清并亲了口他的耳垂。

“早上好,砚仔。”

砚寒清也不知是不是回想到昨晚惨烈的“事故”,手一抖愣是把原本形状较好的煎蛋里的蛋黄给弄破了。就这样还没完,下一秒砚寒清就听到俏如来带着几分小埋怨的叹息。

“唉...砚仔越来越懒了,床单都不打理了。”

“......”
砚寒清什么都没说,只是方才蛋黄破了的那只鸡蛋焦了。

如果不是砚...

1 / 2

© 沈珩。 | Powered by LOFTER